磷酸铁锂材料为何在第四季度开始大规模减产?

2017-11-10

  第四季度,一般来讲是磷酸铁锂需求旺季,锂电企业因为年末冲量,需要大量的磷酸铁锂材料。但是,今年情况却有所不同,很多磷酸铁锂才来企业主动选择了“退缩”。

  据了解,受多重因素影响,除少数几家大型企业之外,大批磷酸铁锂材料企业在第四季度开始大规模减产,没有兴趣和精力冲业绩,基本只维护老客户一定量的供应而不再接新的订单,磷酸铁锂材料行业提前“入冬”。

  “目前上游碳酸锂持续涨价处于价格高位,材料企业需要现款采购甚至还买不到。同时下游电池企业给材料企业的账期又很长,企业现金流压力特别大,因此这段时间很多磷酸铁锂材料企业都在主动往后缩。”天津斯特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积刚表示,目前磷酸铁锂材料企业开始主动降低产能利用率,甚至是提前进入“冬眠”状态,只接一些账期短的订单降低企业压力,静待明年市场开启。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调研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国内正极材料产量59430吨,同比增长21.4%,环比增长5.9%。其中,磷酸铁锂材料产量同比下滑12%,环比下滑7%,市场总体呈现下滑趋势。预计第四季度磷酸铁锂材料的产量将继续下滑,三元材料产量则在冲刺提升,客观来看,主要存在以下原因:

  1、电池企业集中清理库存铁锂材料采购需求降低

  上半年受政策影响,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长受阻。进入第三季度,新能源汽车市场回暖增长,动力电池企业产能集中释放导致企业库存增多,现有库存足以支持企业销售至12月中旬,因而开始集中清理库存产品,从而降低磷酸铁锂电池产能利用率和材料采购需求。

  “临近年底,动力电池企业都在集中清理库存,对磷酸铁锂材料采购需求也会大幅减少。”一位不愿具名的磷酸铁锂材料企业高层指出,年末电池企业都不会采购太多材料做库存,对磷酸铁锂材料采购降低,导致第四季度磷酸铁锂材料产量退坡。

  2、原材料涨价+账期延长 材料企业主动减产降压

  受补贴退坡以及补贴资金延迟下发影响,下游整车企业前期自行垫付资金过多导致车企现金流极度紧张,从而传导至上游动力电池和材料领域。动力电池企业给正极材料企业的账期持续拉长,导致磷酸铁锂材料企业资金紧缺,严重妨碍企业的正常经营。

  与此同时,上游碳酸锂价格持续上涨且供应紧缺,要求正极材料企业现款现货,导致企业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大。同时,国内新能产能集中释放导致磷酸铁锂市场竞争加剧,市场价格下滑。在上游涨价和下游压价的双重夹击之下,2017年磷酸铁锂材料企业的产品毛利率和净利润都出现大幅下滑,从而打击企业的发展积极性。

  “目前碳酸锂采购价格接近18万元/吨,磷酸铁锂材料成本大幅上升但却无法涨价,只能自己消化这部分压力。”欧赛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永光对高工锂电网表示,目前磷酸铁锂的毛利率下降到20%左右,如果碳酸锂持续涨价,电池厂继续压价,产品毛利率还会进一步降低,企业利润也进一步被压缩。

  梁永光指出,目前磷酸铁锂材料厂家都没有太多的精力和兴趣去冲业绩,只维持一些老客户的基本需求供应。同时也在“看米下锅”,根据客户的商务条件和自身的资金实力去筛选一些好的客户,甚至宁愿接一些价格低一点但账期短一点的订单,缓解企业账期压力。

  3、电池企业积极应对政策调整 要求材料企业修炼内功

  近期,网传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将提前退坡20%,倒逼电池价格进一步下滑。同时,动力电池能量密度与补贴额度门槛将继续提高,如最高档补贴对新能源客车电池系统能量密度从115wh/kg提升至135wh/kg,新能源乘用车能量密度从120wh/kg提升至140wh/kg。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尽管政府相关部门对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将提前退坡20%的消息进行辟谣,能量密度要求是否要进一步提升也不确定,但整车企业和电池企业却已开始提前做好准备。

  车企方面,整车企业要求电池企业在今年动力电池价格的基础上再降20%;同时要求电池企业将明年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提升至130wh/kg以上,单体比能量达到160wh/kg以上。

  电池企业方面,提前调整产线,通过做大单体电芯容量和壳体尺寸将磷酸铁锂电池比能量提升至160wh/kg,并开始送样做强检为明年做准备,同时对磷酸铁锂材料供应商提出提升材料压实密度和克容量的要求。

  对此,磷酸铁锂材料企业开始减少现有的常规型产品的产能和出货,积极提升材料的压实密度和克容量等产品性能,给电池企业送样测试,从而导致企业产量下滑。

  4、环保督查导致磷酸铁锂材料厂家停产减产

  今年以来,环保部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大规模的环保整治行动,导致大批锂电材料企业的生产出货情况受到极大影响,导致正极材料和原材料产能缩减,产品价格上涨。其中北方地区尤其是天津地区的磷酸铁锂材料企业和电池企业受到的环保整顿的冲击最直接。

  据了解,目前已有多家天津地区的磷酸铁锂材料厂家因环保整顿而停产减产,而南方地区企业如湖南升华、德方纳米等企业则受影响较小。

  5、补贴金额与能量密度挂钩 动力电池企业逐步转向三元

  《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调整方案》将补贴金额与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直接挂钩,为配合车企拿到尽可能多的补贴,动力电池企业只能停止生产现有不达标的产品,通过导入新材料、制造工艺升级、优化PACK方案等提升电池系统能量密度。

  受此影响,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等大型磷酸铁锂电池企业在2017年都开始逐步转型增加三元材料电池,从而对磷酸铁锂材料采购需求有多降低。

  中汽协数据显示,2017年前9月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分别为42.4万辆和39.8万辆。其中,新能源乘用车的累计销量为32.5万辆,新能源商用车的累计销量为7.3万辆。新能源乘用车已经成为了电动汽车产销增长的主力,大幅拉动三元材料电池出货量增长。

  GGII数据显示,2017Q3磷酸铁锂装机总电量约4.39GWh,同比下降22%;三元材料装机总电量约4.03GWh,同比增长19%。

  从市场来看,第四季度将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冲刺阶段,且市场主要集中在新能源乘用车和物流车领域,这将进一步拉动三元材料电池的出货量提升。而磷酸铁锂电池的出货量将因新能源客车市场销量下滑而降低。

  客观来看,磷酸铁锂材料面临着新能源客车市场销量下滑、补贴政策调整、原材料价格暴涨、产能过剩、市场竞争加剧和产品被替代等风险。在国家对电池能量密度要求越来越高情况下,若磷酸铁锂材料的克容量及压实密度如果无法快速提升满足市场要求,其市场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企业生产压力骤增。